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机械厂家

大时代下能源革命推动经济前行

2022-06-24 来源:西宁农业机械网

大时代下能源革命推动经济前行

导读:我国能源消费长期以煤为主,已经突破了生态红线,需要构筑以清洁化和低碳化为特征的能源供应体系,能源革命已是势在必行。把握好能源革命的主线,能够更好推进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

我国亟需清洁化和低碳化的能源革命

李俊峰指出,我国煤炭消费量占全球近50%,全球大部分煤炭的新增消费量在中国。而80%的大气污染和50%水体污染是由煤引起的。此外,由于以煤为主,2012年,中国和美国能源消费量十分接近,但是温室气体排放量比美国高出70%。其认为,我国亟需清洁化和低碳化的能源革命。

针对我国能源发展的严峻形势,李俊峰提出了解决途径:首先是构筑以清洁化和低碳化为特征的能源供应体系,在近期要以治理大气环境作为抓手,严格限制煤炭消费的增长,而在长期,要实现到2050年将煤炭占一次能源的比例降低到世界平均水平;其次,按照到2050年全面实现现代化的要求,综合设计与之适应的工业化、城乡发展、建筑、交通的发展体系。

能源革命需冲破阻力

既然是能源革命,就是权利再分配的过程,需要克服一些障碍。

对此,董秀成谈到,任何一项改革、变革、革命,一定有既得利益者,要想有所改变,一定会有障碍和阻力,这是任何一个社会变革都必须面对的问题。革命由一种受利模式变成另一种受利模式。例如,以前中国的市场高度集中,尤其是油气行业,上游只有几家大公司可以做。显然,他们是不愿意改变的,这就形成了阻力。另外,想让市场发挥作用,提升市场力,就要削弱政府权力使其行政力下降,一些政府相关部门和官员不愿意改变,也会形成阻力。

“克服障碍关键要靠顶层设计,要由上而下来推动。中国现在不管是能源行业还是其他行业的革命都应该以顶层设计为主。就如当初邓小平所讲,不改革就下台,实际上强调的就是自上而下的推动。所以,中国能源体系的革命,应该跳出能源领域,靠党中央国务院这种高层的力量来推动。”董秀成表示。

在林伯强看来,能源体制革命可能遇到的阻力大,任务艰巨。他认为,体制革命的核心之一是价格改革。对于天然气价格改革关键是放开天然气价格,即工业用气价格要变为市场化价格。以前是增量,今后要把存量都列为市场价格,这是天然气价格改革很重要的一方面。另外,针对民营企业进入能源领域上、中、下游的“玻璃门”、“天花板”等无形的障碍,政府必须有实质性的行动进行清除。价格改革也是体制革命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如果没有天然气价格改革,民营企业就不敢进入这一领域,因为进入后一定是亏损的。其实,我们现在很多领域都对民营企业开放,但是他们不敢进来,没这个胆量,这是因为中国能源行业大多没有民营期望的收益,具有收益的不确定性,这主要是由于政府在控制价格。所以开放不开放,价格改革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对民营企业开放要让他们能赚到钱,而且没有不确定性。”林伯强强调说,“其实这些革命性的做法我们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敢做。能源价格涉及面广,以往改革比较谨慎,今后必须有这个胆量和觉悟去做一些革命性的动作。比如,上游对民营企业开放,以前不敢,现在要大胆做一些尝试,看看结果会怎么样,有什么样的问题。”

林才顺则认为,首先,要继续推进天然气税收政策改革。目前我国天然气需求量呈大幅刚性增长趋势,国内天然气进口价格倒挂,非常规天然气亟待发展,调峰能力亟待加强。因此,他建议继续加大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的支持力度,进一步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推进现行存量气价向增量气价并轨,通过税收调减等措施对调峰保供企业给予适度扶持,对于承担社会责任购销价格倒挂的进口天然气实行进口环节增值税全额即征即返。

其次,加大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投入。从国际经验来讲,美国有6万口页岩气井,每年产量达2700亿立方米,我国也力主开发国内页岩气。但是目前开发投入非常大,打一口页岩气井需要8600万元,一般的民营企业难以承担。此外,还存在页岩气管道运输以及加工转化利用等关键问题,成为阻碍页岩气发展的瓶颈。

另外,现在页岩气与煤层气相比,煤层气更适合民营资本进入。煤层气打一个钻井成本只有50多万元,加上其他配套措施的全部成本也只有200万~500万元,仅为页岩气开发成本的5.8%,对于实力并不强大的中国民营企业来说吸引力更大。“但有一个矿权问题,因为煤层气底下有煤,是先产气还是先产煤?煤炭审批权在各省手里,煤层气审批权在国家手里,这当中就存在一个利益问题。因此,只有平衡好国家、地方、煤炭企业和煤层气企业之间的利益,煤层气产业才能获得快速发展的机会。”林才顺表示。

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能源化工处副处长韩红梅表示,在能源革命的号召下,以煤制天然气为代表的煤基清洁能源生产方式应得到鼓励和发展。在西部煤炭资源产地将煤炭就地转化为清洁能源天然气后再输出,是全国层面优化能源消费结构的重要方式。她表示,煤制天然气与燃煤发电同为煤炭清洁利用方式。二者相比较,在生产环节,煤制天然气能源转化效率更高、二氧化硫脱除率更高、氮氧化物产生量更少。在输送环节,煤制天然气采用管道输送,能量损失更低;在消费环节,天然气与电的能效优劣取决于具体的消费方式。从全生命周期角度,煤制天然气在供暖、工业动力、工业窑炉、炊事、冷热电三联供等领域具有比较优势。而燃煤发电在交通动力等领域具有比较优势。

石化行业能源革命重头戏

李勇武强调,石油和化学工业是国民经济的能源产业、基础原材料产业和支柱产业,也是用能耗能的主要工业部门之一。2013年,全行业在节能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不仅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大幅下降,而且行业技术创新也取得了新的突破。但是,行业节能工作面临的形势仍十分严峻,实现“十二五”节能目标面临着很大挑战,存在产业结构不合理、技术创新能力较弱、能源需求压力巨大、能源生产和消费对生态环境损害严重等突出矛盾和问题,特别是产能普遍性过剩严重影响了行业节能工作。在石油和化学工业,从炼油到无机化工原料、农用化学品、染料、橡胶制品等传统产业以及部分有机原料、合成材料等新兴产业的产能都严重过剩。其中,炼油产能过剩约2亿吨,尿素、甲醇、烧碱、电石、聚氯乙烯等产能过剩超过1000万吨,磷酸二铵、磷酸一铵产能大约一半过剩,纯碱产能过剩约850万吨。

分布式光伏电站能源革命的突破口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文明的进步以及人类繁衍、生存资源需求矛盾的突出和演变,现代社会所面临的是以能源与消费变革为中心的“第三次革命”。作为现代文明的标志,已得到高层决策和国家管理层的高度重视,并逐步引起社会各个方面的关注。

虽然目前我国政府制定了大体的政策方向,但由于在认识上停留于对国外现有经验的“拿来”: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没有依照国情探索出委托可行的措施,从而使得制定的目标成了“纸上谈兵”,但这是初始阶段在所难免的。

所以,光伏分布式电站如今几乎变成了“烫手的山芋”,闻着看着“好吃”,但很少能放心拿到手中并真正尝到甜头,这种现状应该见怪不怪。首先,从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的制约关系来看,我国是世界能源生产利用的大国,且能源利用基本上以电气化为主导。

电力生产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目前却主要依靠的煤炭和石化资源的消耗,付出极大的环境污染代价。这些资源因巨大消耗和人均占比的不高而日显匮缺。

显然,我国已成为煤炭电力生产占比高、煤炭石化资源进口巨量的泥足巨人,电力生产因对煤炭石油的依赖大而不强。我国的人口、资源、环境等都已不容许,能源消费革命提出了不同的选择。

再者,由于近年来我国光伏产业的崛起,并走上世界前列,在清洁能源电力的发展上,我国已经在科技领域有所准备,并具备了相当的产业基础。

多彩宝石

完美爱钻石有限公司

中国品牌钻石深圳

戒指排行

钻石戒指